十六岁的百合花

  十六岁的百合花
  

我抬着像拨浪鼓一样的手臂咆哮:“这叫误会?误会都成这样了,”,

骆小朦生日那天,我提早去花店订了一束玫瑰,故作神秘地对骆小朦说,今天晚上,一定要给你一个大惊喜。
  

我拍拍骆小朦的肩膀说:“嘿,要是老头突然袭击的话,你记得叫我一声,知道不?”骆小朦险些把胸膛拍烂,气势豪迈地说:“睡吧,想干啥干啥,有我给你放哨,绝对没问题!”
  

老头是我的班主任,因走路的时候常年佝偻着后背而得此名。骆小朦则是他的贴身死信,不光得传达他下发的指令,还经常上报班里的各种情况。这就是我为何花一个月的煎饼果子来收买骆小朦的真正原因了。
  

老头拍我肩膀的时候,我正在和周公聊得不亦乐乎。于是,本能地伸手一推,继续美梦。老头没有任何防范,一个后仰摔倒在地。他万万不曾料到,我竟有曹操一样的本领——梦中挥剑。
  

耳旁顿时一阵咋呼,我猛然惊醒,疑惑地问骆小朦:“什么状况?什么状况?是不是老头发红包了?瞧你们笑得那慈悲样儿。”
  

骆小朦不答话,一个劲儿朝我使眼色。我莫名其妙地回头一看,吓出一身冷汗。老头怒形于色,此刻正站在我身后,像一头饥饿的狮子。我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也难逃一死了,干脆主动站起身来,慷慨赴义。
  

三百三十五个俯卧撑,差点没把我累死。我贴在地上一动不动,等待骆小朦前来向我负荆请罪。谁料,骆小朦竟早知有险,逃之夭夭了。
  

下午,我的手仍旧抖得连钢笔都握不稳。我神情悲咽地审问骆小朦:“骆小朦,你自己说,你对我许诺过什么?还有这件事情怎么解决?”
  

骆小朦嘿嘿地笑着说:“大哥别生气,小妹这不给你赔不是来了吗?再说了,今天早上的事件完全是一场误会,误会。”
  

我抬着像拨浪鼓一样的手臂咆哮:“这叫误会?误会都成这样了。”
  

最后,骆小朦的理由几乎让我吐血。她理直气壮地说:“你问问周围的同学我没叫你吗?你说老头来了让我叫你一声,你可知道,我不但叫了一声,还冒险叫了你第二声!可你没醒,也许这就是天意!”
  

第一次外语口语测试,骆小朦把全班男生都惊得目瞪口呆。下来后,我忍不住上前溜须拍马:“唉,骆小姐,真没想到,你的英文说得比唱中文歌曲还好听,你看,我这口语测试得怎么办?指点指点。”
  

骆小朦知道,我的外语烂得一塌糊涂,就算她把所要念的内容写在纸上让我照着吼,我也不一定能及格。
  

不过,骆小朦终究是天才转世,竟想出了中英结合的办法。她把所有要念的内容都替换成了中文谐音,让我好好发挥。
  

我不愧是爱国青年。虽然我的外语烂得够呛,但我的中文,却好得出奇。我自信满满地走上讲台,用英文开始简短的自我介绍。
  

刚说完三句,台下便笑晕了一片。外语老师都忍不住咧着大嘴问我,你到底是哪个国家的驻华使者?
  

原来,骆小朦不仅把“How do you do?”写成了“好大油肚”,还把“English”写成了“阴沟里去”。后面的几句更离谱,“Chinese”竟彻底让她改成了“掐你死”。
  

气急败坏的我,竟丝毫不顾绅士风度,当着众人的面,让骆小朦还我那三十个煎饼果子。
  

骆小朦临死不忘幽默,语重心长地说:“同志别急,没看过《列宁在1918》吗?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一个夏末的午后,骆小朦主动找到了我,一脸讪笑地说:“大哥,我看到你在报纸上发表的文章了,可真好,要不这样吧,你教我写作,我帮你补习外语,咱俩互补,另外我还供你两个月的煎饼果子,怎么样?”
  

我顿时挺直了腰板,用浑厚的美声告诉骆小朦:“这个事情嘛,得让我考虑考虑。”其实,我心里一百个乐意。天知道,要是我的外语依旧这么下去,别说重点,能上个三流大学都算烧了高香。可我偏就要这么逗一下骆小朦,优等生求到差等生,这概率差不多和中五百万一般幸运吧。
  

骆小朦给我捧来第一个煎饼果子的时候,我忽然有种农民翻身斗地主的自豪感。我跟骆小朦说:“从今天开始,我将要喂马劈柴,关心粮食和蔬菜,并且带领全班的差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教骆小朦写作这件事情,真可谓三天打鱼两天晒,虽然之前我们定好了,逢单数日子她教我外语,逢双数日期我教她写作,但我总能借着这样那样的冠冕堂皇的理由提早逃脱,在球场挥汗如雨。
  

骆小朦从未因此而放弃补习外语的工作。她甚至还严肃至极地对我说:“这个学习计划我已经报给老头了,他很满意,并决定将这个计划定为我今年参选省级三好学生的砝码。如果中途你早退或者放弃的话,我的三好学生就得泡汤。当然,不用我多说,你也该知道老头会怎么对你,听说,他还知道你爸妈的电话,唉,也不知是真是假。”
  

我一手抱着篮球,一手指着骆小朦的鼻子,半天说不出话来。骆小朦得理不饶人:“到底学不学?不学我就打电话给老头算了!”
  

在骆小朦的严厉监督下,我的外语成绩逐日提升。她的耐心、睿智、勤奋和勇敢,让我由衷地敬佩。
  

我想,骆小朦是喜欢我的,要不,她怎么会将如此宝贵的时间花到我身上?怀着这样的想法,我渐渐开始对骆小朦有所依恋。
  

骆小朦生日那天,我提早去花店订了一束玫瑰,故作神秘地对骆小朦说,今天晚上,一定要给你一个大惊喜。
  

傍晚时分,骆小朦一如往常帮我补习外语。这次,她给我讲的是一篇短文。她读的很是用心,以至于我都被感染了。故事很简单,说的是一位老人患了重病,妻子为了给他凑足所需费用,整天四处流浪,收捡垃圾。小区里的居民们知道了这件事情后,都不约而同地做起了同一件事情——将稍有价值的东西分类,放到各单元楼下的垃圾桶里,等她到来。
  

我有些诧异,便问骆小朦:“为何不把这些东西直接给老婆婆?”骆小朦的话,使我感动不已。她说:“直接给她,那便是一种可怜与施舍,你要知道,穷人,一样需要自尊。”
  

走在夕阳西下的小路上,我心情无比沉重。想起这许多天里的点点滴滴,终于明白,为何骆小朦会丝毫不计较我在双数日期的逃离,且认真帮我补习外语的真正原因了。
  
十六岁的百合花
  

她其实从未想过在我这里获得什么,她之所以那般殷勤说互补,无非是想凭此来保全我敏感的自尊罢了。对于如此纯真善良的女孩,我怎么忍心用其他的揣测来将她伤害?
  

我毫不犹豫地把鲜红的玫瑰换成了素雅的百合,并把一张醒目的卡片放在了百合的中央,上面写着百合的花语——圣洁,纯真的友谊。
  

老头拍我肩膀的时候,我正在和周公聊得不亦乐乎,下来后,我忍不住上前溜须拍马:“唉,骆小姐,真没想到,你的英文说得比唱中文歌曲还好听,你看,我这口语测试得怎么办?指点指点,

教骆小朦写作这件事情,真可谓三天打鱼两天晒,虽然之前我们定好了,逢单数日子她教我外语,逢双数日期我教她写作,但我总能借着这样那样的冠冕堂皇的理由提早逃脱,在球场挥汗如雨,”。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