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打住不容分说的话

  老师,打住不容分说的话
  春运会上,常利老师的学生和高二·一班打架,还报了警,两位老师都伤了和气,解决起来非常棘手,学生们在得到尊重的前提下,更会清醒地考虑自己的问题,更会配合老师的工作,学生有好的建议,不妨听一听,建议好便是宝,你可以采纳;不好,你也能趁机指导学生,使教育工作有的放矢。
  不容分说,是说不容人分辩。教学工作中,有的老师总习惯于以无可置疑的口吻与学生说话,让学生感觉无辜又无助。这种“一言堂”式的说话方式,既影响学生的身心发展,又会僵化师生关系,真到了该打住的时候了。
  学生摆事实,别“不容分说”
  春运会上,常利老师的学生和高二·一班打架,还报了警,两位老师都伤了和气,解决起来非常棘手。可是没过一个月,对方班长就向常利老师他们班的班长赵阳投来橄榄枝,倡议两个班搞一次“班会观摩活动”。赵阳和班干部商量了这件事,都很赞同。没想到,常利老师听说学生自发组织什么“班会观摩”,还是和一班,叫来赵阳就是大骂一通:“上次那场架打得还不过瘾,还嫌不够乱?你还拉人家搞‘班会观摩’?”赵阳说:“不是,是他们……”“不是什么啊?现在我们两个班的关系刚缓和了点,不要再发生什么纠葛了。‘班会观摩’必须撤销,与一班的联系暂时断掉。谁批准你们搞这个了?马上就要会考了,一旦再弄出什么乱子,想纠正都来不及,肯定要影响会考成绩。我们再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你知道吗?”
  因为与一班有过摩擦,常利老师有顾忌,便“不容分说”地对赵阳大加训责,让学生很压抑。苏霍姆林斯基说:“教育艺术的基础在于教师能够在多种程度上理解和感知到学生的内心世界。”教师应该积极地去倾听学生,可不少教师在学生犯错误时,根本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任凭自己对学生“狂轰滥炸”,这样很不利于教育好学生,还会制造师生间的矛盾。
  学生讲理由,别“不容分说”
  孙老师向同学宣布学校规定,要求留长发的女生限定在一个星期内剪掉。下周,学校组织仪容仪表大检查。张莹不明白了,头发长不违规不犯法,中小学生行为规范也没说不允许女生留头发啊?校园、教室都需要美化,老师还烫发化妆呢,我们头发长一点,怎么就不行?张莹很希望和老师讲理,保住马尾辫。学校就要检查了,孙老师突然叫张莹过去,严厉地说:“你这共青团员、优秀学生,是怎么起模范作用的?学校的制度光是约束别人的,对你没作用?怎么同学们都把长头发剪短了,你还无动于衷?你没长耳朵没长眼睛没长脑袋?老师三番五次强调,学校三令五申,你都当耳旁风,不想读书了?”张莹的“理由”全被吓回去了。
  张莹没按学校规定剪头发,想和孙老师谈谈,却被“不容分说”地赌了回去。教学工作中,引导学生自己认识错误要远比不问青红皂白的一顿“劈头盖脸”有用得多。学生们在得到尊重的前提下,更会清醒地考虑自己的问题,更会配合老师的工作。作为教师,如果总把自己放在无可置疑的地位,不给学生讲理由的机会,实际是在与学生间设了一道无形的隔墙。
  学生谈看法,别“不容分说”
  最近,涿州职教中心烹饪班天天都跟萝卜打交道,不是“萝卜刀工”,就是“萝卜雕刻”。萝卜菜都让人吃腻了,班长张会超想“吃”点新鲜的,于是就从上下载了舞蹈视频,自己学会了又教别人,结果连外班的男生都来参加集体舞了。这时候,老师发现这种自发性活动影响教学秩序,就说:“你们是烹饪班,不是舞蹈班,跳什么集体舞啊?你也太爱出风头了!现在必须停下来!”张会超说:“我们这是丰富校园文化生活……”老师不容分说地打断他:“不要给我来你那一套!我告诉你,你要是真的想出风头,就在烹饪上出,不管刮多少级的‘风’,学校都支持。可你们搞的是什么?那是不务正业,歪门邪道啊!真正学艺术的找工作都困难,你们烹饪班学舞蹈,简直就是胡闹!”老师根本就没有给张会超谈看法的机会。
  张会超带同学练舞蹈丰富课余生活,可老师却不容分说地以影响教学秩序为由责令停下。做学生工作,老师占有绝对优势。但我们绝不可以凭这个优势就在学生面前蛮狠霸道,“不容学生分说”。学生有自己的看法,老师应该积极倾听,如果“不容分说”,那会严重影响学生的个性发展,有违“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现代教育理念,必须加以克制。
  学生提建议,别“不容分说”
  宋全老师率实验中学校队参加县中学生足球联赛,初战就被对手以大比分打败。宋全正生气呢,队长王国辉觉得,本队在青少年活动中心训练的几名“快脚”没有首先上场是最大的失误,场上组织得也不够好,就向宋全老师提建议,争取在以后的比赛中取得胜利。没想到,在气头上的宋老师会说:“王国辉,你还有资格说话呀?你跑中锋倒是很活跃,什么位置都敢钻,把整场比赛的阵势全都搞乱了,还总爱大喊大叫破坏队员的进攻思路,怎么会不乱场啊?三次暂停,我有两次谈你这个问题,到底也没得到纠正,把全局影响得一塌糊涂。这次有一半是败在你身上,下次再有这事,你就给我靠边站吧。哼!”王国辉知道比赛失败自己有责任,内心很沮丧,他本想给宋老师提建议,没想到却挨了一通狠批,心中更加沮丧。
  宋全老师对王国辉的建议“不容分说”,是对学生的一种伤害。老师既要教书育人,又要自我成长,每天都在与自身失误“做斗争”。正所谓,兼听则明,偏听者暗。学生有好的建议,不妨听一听,建议好便是宝,你可以采纳;不好,你也能趁机指导学生,使教育工作有的放矢。对学生的建议“不容分说”,一是封闭自己,二是挫伤学生,没一点好处。
  学生是老师工作的主体,而且学生又是个性极强的群体,老师对学生说“不容分说”的话,会束缚他学生的身心发展,更会激起学生的逆反心理,让教学工作陷入僵境。
  赵阳和班干部商量了这件事,都很赞同,教学工作中,引导学生自己认识错误要远比不问青红皂白的一顿“劈头盖脸”有用得多,学生谈看法,别“不容分说”,老师既要教书育人,又要自我成长,每天都在与自身失误“做斗争”。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