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指挥员:说话别这样

  部队指挥员:说话别这样
  如果明天拿不到好名次,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军阀式”不容异议的口气,只会激发战士的不满,使自己丧失威信,谢强和排长是老乡,他去找排长诉苦,排长说:“作为一名班长,打人是很不对的。
  电影《冲出亚马逊》开头有这样一个情节,国际军事组织在亚马逊河畔开办“猎人学校”,有些国家的特种兵经不住考验而退赛,长官趁机给大家训话:“来这里,你们接受的是世界上最残酷的魔鬼训练,我希望看到有人到达终点。让这些孬种立刻滚回他们的国家去吧。”
  在这里,客观地讲,军官的训话有激励战士的作用,然而他这种毫无人情味、甚至带有侮辱腔调的话语,只能让退赛的战士个个以泪洗面。而在部队中,有的指挥员总会带着刺耳的腔调去说话,引得战士反感。我们认为,在部队中,指挥员应避免以下几种腔调:
  “军阀式”腔调:独裁
  某部队准备举行一次大规模军事比武,军区首长非常重视。各连接到命令后都暗下功夫,想拿个好名次。林金海所在连队也在加紧训练,一直到比赛的前一天,战士们还在训练场上,几个排长找连长说:“今天咱就别训练了,让大伙休息一天吧,养足精神明天好比赛。”连长说:“今天继续训练,明天照常比赛。”几个人还在争取,连长生气了:“你是连长还是我是连长?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我说继续训练就继续训练,你们还傻站在这里干什么?别再这里磨蹭了,还不快各自归队!我告诉你们,即使下一分钟要上战场,这一刻也要给我坚持到底,带好自己的队伍。如果明天拿不到好名次,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面对三位排长的合理要求,连长以一种不容辩驳的语调厉声谴责,处处彰显“军阀式”的独裁作风,独断专行,刚愎自用。陈毅元帅说:“部队指挥员是战士的勤务兵。”对战士的合理要求,指挥员要尽可能满足。如果无法满足,也要用易于接受的话语来劝慰,细致地做思想工作。“军阀式”不容异议的口气,只会激发战士的不满,使自己丧失威信。
  “专家式”腔调:自大
  陆浩军校毕业后分到某军区工程部做技术员,有一次在修建一条军演车道时,遇到难题。陆浩没办法,只好去找主任请教。主任来到现场,实地勘察后对陆浩说:“你给我的这个方案就是废纸一张,如果按照它施工,路面承载力就会大大减弱,将造成重大损失。亏你还是军校毕业的,这点问题就把你难住了?就不会动脑筋好好思考一下。在学校学的专业知识都白学了,只懂理论,不会实战。当年我来部队时,遇到困难只能自己钻研,哪有人教你,我就是靠自己的拼劲才走到今天的。只有经历过无数次失败和困难,才能真正历练出一个人。”陆浩没有得到解决问题的实质性答案,却引来一番无端的教训,失去了信心,积极性也没了。
  主任以一种专家的姿态和口吻来训责陆浩,把自己放置在让人仰视的高度,借机为自己歌功颂德,打击了陆浩的积极性。面对战士的困难,指挥员不解决实质问题,反而以一种高高在上的专家口气说话,言语刻薄偏激,在比较中贬低战士,“神化”自己,这种说话腔调,即使出发点是激励和教育,也是不可取的,必然会引起战士不满,不利于部队工作的开展。
  “土匪式”腔调:恶狠
  王小杰是一名新兵,进入部队后每天无休止地训练让他疲惫不堪,夜晚无所事事更让他感到孤寂。有一个晚上,他又忍不住违反规定跑出去给女友打电话,却被巡视员发现,报告给连长。连长把他叫去,气冲冲地说:“你偷偷摸摸出去打电话不是一次两次了吧?怎么屡教不改呢?你小子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部队,不是你家,我可不惯你这些臭毛病!想干就在这干,不想干趁早给老子滚!连队有连队的规矩。不管你什么来头,在我这里不老实,小心我打断你的狗腿。看你是新兵,暂且再饶你一次,如果再有下一回,可别怪我下手狠!”王小杰遭到劈头盖脸一顿训斥,对部队产生了恐惧心理,萌生了离开的念头。
  对王小杰多次违反规定打电话的行为,连长用过分的、不恰当的措辞,给予了严厉的训斥,对王小杰心理造成了伤害,使其因此萌生了退伍的念头。在部队里,总有一些不注意说话技巧的指挥员,在教育战士时,言语中总透着“土匪式”的恶狠,把军队当成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批评战士就像“审讯犯人”,这样的指挥员一定带不好队伍。
  “政客式”腔调:圆滑
  谢强是某部队坦克兵,有一次因有急事外出向班长请假,班长不准,谢强骂了班长一句,班长一怒之下动手打了谢强。上级知道这件事后,对两个人都进行了处罚。谢强和排长是老乡,他去找排长诉苦,排长说:“作为一名班长,打人是很不对的。战士有急事外出,没什么特殊情况就应该予以方便。理解战士,为战士排忧解难是基层干部的责任。没什么特殊原因而不批准你请假,班长的做法很不合适。”班长也去找排长抱怨,排长说:“你是班长,是代表部队在行使权利,谢强怎么能对你进行谩骂和顶撞呢?他也太不像话了!如果都像他这样,你这个班长以后还如何管理约束战士们,如何树立自己的权威呢?我一定找个机会好好教育他。”排长的话让他们两人都感觉自己是对的,看不到自己的错误,于是矛盾越积越深。
  排长说话圆滑,两面不想得罪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对谢强和班长各执一词,不但没有化解纠纷,反而越积越深。战士纠纷是部队的常事,指挥员在处理过程中,要有不怕得罪人的精神,坚持原则,是非对错分明,才能让人信服。总是想做老好人,说些折中的话,像政客们那样圆滑,是一种错误的说话理念,永远解决不了问题。
  说话腔调体现的是一个人的修养和素质。部队指挥员要拿捏好说话腔调,始终以一种春风化雨般的柔和方式来对待战士,才能与战士轻松建立起友好的关系,才有利于部队管理。
  ”连长说:“今天继续训练,明天照常比赛,陈毅元帅说:“部队指挥员是战士的勤务兵,连长把他叫去,气冲冲地说:“你偷偷摸摸出去打电话不是一次两次了吧?怎么屡教不改呢?你小子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部队,不是你家,我可不惯你这些臭毛病!想干就在这干,不想干趁早给老子滚!连队有连队的规矩,说话腔调体现的是一个人的修养和素质。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