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后悔认识他,“亲爱的朋友,你不必逞强,时间一定会为你疗伤

  我不后悔认识他,“亲爱的朋友,你不必逞强,时间一定会为你疗伤
  他们有的傲娇,有的俏皮,老板娘会在风和日丽的下午教你我做一杯香醇的焦糖玛奇朵,大家会在夜色沉沉的傍晚聚在一起吃火锅,之后也聊天,也一起打游戏,春夏秋冬,寒冷的冬天总会突然来到,可春天也一定会如期而至。
  有些伤痛只能自己默默扛着,但有一天,你终会明白这一切存在的意义,会笑着感激曾经的苦痛与伤害。别人没有体验过你的辛酸苦楚,便也收获不了你的快乐幸福,你只需安然地承受和忍耐,终会收获属于自己的那份美好。亲爱的朋友,你不必逞强,时间一定会为你疗伤。
  当年很喜欢过一个男生。分开的时候特别难过,每天不管经过哪里,看到什么,都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他。那时候的日子,总是很酸涩,天空也阴沉沉。我曾经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像这样喜欢一个男孩子了。
  后来我去了一个很可爱的咖啡馆做兼职,认识了一大堆很有趣的人。他们有的傲娇,有的俏皮,老板娘会在风和日丽的下午教你我做一杯香醇的焦糖玛奇朵,大家会在夜色沉沉的傍晚聚在一起吃火锅。日子过呀过,我也慢慢地就不心疼了。很久很久之后,我想起他也不再是难过,反而觉得有过这么一段青春挺棒的。慢慢的也有又碰到喜欢的人,日子还是那么过着。
  前不久认识一个小姑娘,咋咋呼呼,碰见什么事情都大惊小怪,说话一点都不分场合,见到谁都表现的很亲昵。她忘不掉她的前男友。总是拉着我说关于他的事情。每天听的歌列个歌单大概可以起名叫“硪爱の人伤我最深”。
  她跟我说过她的男朋友对她怎么怎么不好,说过她的男朋友干过什么傻逼的事儿,拉着我的手骂过他,也在傍晚散步时唏嘘过他们一起度过的曾经,就在我快要以为她对一切很不屑的时候,她低下头说,他就快要结婚了,声音带点哽咽。
  “我们最不济的时候,两个人浑身上下只剩下不到十块钱,我给他买了一碗炒河粉,两个菜盒子,只是看着他吃我就很幸福了。可是他如今开着好车,拿着那么大的钻戒,准备娶别的姑娘了,我当初还以为,我们会一直走下去的。”她一边说一边苦笑。
  我只能安慰她说,会好的。那晚的夜色朦胧,月光洒在她脸上,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周末一堆人一起去吃火锅,吃到最后牙膏估计是喝多了,拉着我们一堆人开始讲往事。
  往事是他讲了很多遍的往事。他说当年在望京,跟里则林一起闯荡生活。日子过得很苦很难,两个人住一间房,睡一张床,经常是面对面坐在那里只是看着彼此,却不说话,大眼瞪小眼,早已看穿对方心里的苦却从来都不说出来。
  里则林说陈亚豪喝醉了之后,就会一直说“不是不是”,有一次他们喝大了,陈亚豪拉着他坐在北京午夜的大马路牙子上,就着冬天里凛冽的寒风,说了一个又一个故事。
  我抬起头,看到饭桌上堆着满满的酒瓶,牙膏的脸在火锅咕嘟咕嘟的热气中变得有些朦胧,他讲的所有故事,也都像那些蒸腾的热气一样飘了起来,跟着曾经苦涩的往事一起斑驳在了空气中。
  我的朋友A,不开心了就喜欢拉着我出去吃好吃的,什么好吃吃什么,什么贵吃什么,吃一顿聊聊天,就又满血复活元气十足;
  我的朋友B,心情低谷的时候,背上背包随手买个车票,招呼都不打,就跑去了远方看海看沙漠看皑皑雪山顶的日出,向藏民磕磕绊绊地问声好,对半山腰的猴子笑一笑,她告诉我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我的朋友C,遇到难过的事儿,就喜欢泡图书馆。她从不看现代都市青春小说,她喜欢读萨特,喜欢波德莱尔,喜欢奥斯特洛夫斯基。她说她经历的挫折别人一定都经历过,可是别人走过的人生她却从不曾走过。她在有次安慰我的时候告诉我说“遇到事情我们都会慌张都会难过,这是应该的。就好比我们小时候,最喜欢的东西被弄坏了、弄丢了,再也回不来了,我们心里明白,却总是忍不住难过一会儿。这种难过没有任何办法来弥补,非要说的话,能够修复它的,只有时间。你一定记得小时候失去过的最重要的东西吧,可是你现在已经不再会因为它而难过了。”
  大家都长大了,都学会了不再在低谷时将自己沉溺在悲伤里,有人吃好吃的食物,有人欣赏好看的风景,有人看好看的书,其实与其这么说,倒不如理解为他们将自己交给了时间。
  后来我当初喜欢的那个男孩子来找过我,他小心翼翼地加了我的QQ,我没有思考就通过了。之后也聊天,也一起打游戏。我早已不会像当初刚分开时那样,看到有关他的一切就心痛了。反倒是能够平和地面对一切,放下一切重担,只是把他当做最单纯的朋友来与他相处了。
  后来我给那个小姑娘写过一封信,我在信中说
  
我不后悔认识他,“亲爱的朋友,你不必逞强,时间一定会为你疗伤
  “你最不成熟的还是无法放下上一段感情,这个我也无法多说,只能这样告诉你:我曾经也以为,我再也不会碰到像当初喜欢他一样喜欢的男孩子了,我也以为,我永远都无法对上一段感情释然了。然而,当我结识了很多新朋友,遇见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跟着时间一起走了好远之后,再回过头审视当初所发生的一切时,突然觉得他早已变得举足若轻,可有可无了。我不后悔认识他,更不后悔喜欢过他,反倒要谢谢他,来过我的青春。
  “我前些天在家整理东西,翻出了他送我的礼物,想起当年他只是对我笑一下我就能开心一天的那些日子,觉得自己真的一点都不后悔喜欢过他,如今想起来心里也没有波澜了,只是希望他现在能够过得很好,‘愿有人与你共黄昏,愿有人问你粥可温’
  所以我也希望你可以抛开过去,大步朝前走。我们不否认从前喜欢过的人的价值,也不否认他存在的意义。只是当一切有了新的方向时,希望你也可以摒弃过去。他已经走掉了,你也可以不要再停留在原地了。你很好,也还年轻,你还有很多时间和精力去见识更好的人和世界。现在你只是需要时间,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里面的一句话送给你
  ‘我就算再逃避终究还是会想起你。原来一段感情,就算下了狠决心,始终还是要大把大把的时间才能痊愈。’
  希望你可以用更多时间来开心。”
  有时候走在路上不小心会跌跤,当下不管是大哭还是贴创可贴,老一辈传下来的偏方试一百万种都没有用,是伤口,总会疼。可是一年之后,那个伤口一定早都好得连疤都找不见了。
  有些伤和痛是没有办法医的,也许是必须经历也许是必须痛,就像我牙膏锅锅在书里说的
  “我们都一样,经历着别人所不能代替的成长。有些伤痛只能自己默默扛着,但有一天,你终会明白这一切存在的意义,会笑着感激曾经的苦痛与伤害。别人没有体验过你的辛酸苦楚,便也收获不了你的快乐幸福,你只需安然地承受和忍耐,终会收获属于自己的那份美好。”
  我们工作室有一个碗,黑底儿红瓤,是牙膏锅锅从望京带来的,人送外号——望京碗。每次盛饭的时候,里则林抱着他自己比脸还大的碗,打趣着说给陈亚豪拿那个望京碗盛饭。牙膏锅锅每次都义正言辞地拒绝。我问阿新为什么,阿新说,大概是触景生情,看到那个碗回想起当年艰苦的岁月吧。我看了看抢菜吃到最后还不忘说两句笑的陈亚豪,觉得肯定只是因为那个碗太小了,吃饱肚子要盛好几次饭,这样就抢不过里则林了。那些当年一起苦过的岁月,时间早已替他疗好了伤。
  “后来我时常觉得人不属于动物,人的生命更像是季节。春夏秋冬,寒冷的冬天总会突然来到,可春天也一定会如期而至。暖阳与和风,花香与热舞的春天一定会到来。
  “亲爱的朋友,你不必逞强,时间一定会为你疗伤。”
  很久很久之后,我想起他也不再是难过,反而觉得有过这么一段青春挺棒的,她在有次安慰我的时候告诉我说“遇到事情我们都会慌张都会难过,这是应该的,后来我当初喜欢的那个男孩子来找过我,他小心翼翼地加了我的QQ,我没有思考就通过了,别人没有体验过你的辛酸苦楚,便也收获不了你的快乐幸福,你只需安然地承受和忍耐,终会收获属于自己的那份美好。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