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资格说这些话吗?

  你有资格说这些话吗?
  因为如果这个时候发出妥协的信息,就会让资方更强硬,曾国藩手下有一姓彭的副将,参加了不少战役,但迟迟得不到提拔,更重要的是,说那样的话只会暴露了自己品性上的不足,贬低了自己的人格。
  美国职业篮球联赛因劳资双方没有达成协议,迟迟不能开赛。球员代表和球员工会主席费舍尔碰面后,一位叫麦基的球员竟然宣布说:“一些球员准备妥协。”这一声明顿时引起了球员们的不满。因为如果这个时候发出妥协的信息,就会让资方更强硬。费舍尔愤慨地表示:“在房间里花费时间最少的人不能做出那样的声明,他根本没有发表球员工会声明的资格。一个只想着自己,而不顾大家意愿的人有什么资格代表大家说话。”原来,在球员代表开会时,麦基仅仅坐了一会就离开了,他个人希望球员们妥协,才发出那样的声明。麦基的说法,遭到了球员们的批评。
  正如费舍尔所说,麦基根本没有资格发表声明,因为首先这是他个人意愿,不是大家的意思;再次就是他只从自身考虑,没有考虑他人。他的出发点不正确,如此哪里有资格发出声明?而他说出的话,谁又能信服?拿破仑·希尔曾在演讲中告诫听众:“开口之前,请先想想自己有没有资格开口。”但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会犯麦基这样的错误:有的话不管自己有没有资格说,就毫不顾虑地开口说出来,结果不仅不能令人信服,反而招致批评。
  身为年级负责人的苏晓军,在一次会议上,对老师相互之间调课给学生带来的不便,提出了批评。他说:“学生都是按照课程表来安排学习的,本来学生做了预习,可是老师临时却调课了,让学生感到突然,这不利于学生的学习。以后,凡是调课,都要打提前两天报告,不经过允许就不能随便调课。你们扪心自问,一些事情真的必须你调课去办吗?我看是因为管理不严,一些人才热衷于有点事就不来上课了。”苏晓军说完,李建华说:“没有不得已的原因谁愿意调课埃”苏晓军批评说:“不论什么原因,调课都是不对的。”李建华却冷笑道:“苏老师,你也不经常调课吗?”听此,苏晓军顿时哑口无言。
  李建华在会议上公开顶撞领导,虽然有些过分,但是,如果苏晓军自己平时没有调课,李建华能说出什么呢?苏晓军自己也调课,哪有资格去批评别人,去要求别人?正所谓:“其身正,不令则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你自己没有做好做到的事情,就没有资格去要求别人做到做好,你要求了别人也不会听你的。可见,在开口要求别人怎样做的时候,首先要想想自己有没有资格要求别人。这个资格不是你有职位就自然就有的,而是来自于你比别人做得好。
  曾国藩手下有一姓彭的副将,参加了不少战役,但迟迟得不到提拔。看到左宗棠、刘铭传等纷纷被提拔重用。彭副将便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到处发牢骚说:“我忠心耿耿,历经大小战役三十多场,却得不到奖赏。”彭副将的话传到了曾国藩的耳朵里,曾国藩便问他:“你给我说说你为什么应该受到提拔,说说左宗棠、刘铭传他们哪一点不如你?”彭副将想来想去,也说不出来。曾国藩接着说道:“你是跟着我打了不少仗,可是你帮我制定过作战方案吗?你亲自指挥部队攻过城吗?你率领军队打过什么胜仗吗?”彭副将尴尬地说道:“没有。”曾国藩说:“那你有什么资格抱怨我呢?等你做到像左宗棠他们一样,再来指责我吧。我想到时没等你指责,我就上奏朝廷,重用你了。”
  彭副将看到别人受到提拔、重用,觉得自己受到不公,发牢骚,指责曾国藩。却没有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去发牢骚,去指责,因为他的战功根本和别人没法比。日常中,有的人不能升值、埋怨领导不公;有的人待遇差,指责单位不好;有的人没有机会、埋怨命运不公平……可是,为什么不想一想自己有没有资格这么做呢?你付出多少,做了多少贡献,先弄明白这些,再开口吧。如果是你自己做的不够,哪有资格?不反省自己,总说别人不是,只会被人看不起。
  周日本来该孙睿值班,可是她因为有事,便跟几位同事商量,希望同事能帮忙值班。可是她找了几位同事,这几位同事都表示有事情,不能帮他。这让孙睿很郁闷,也很生气,便在办公室里说:“都是同事,一点忙都不帮,真让人寒心,平时还都说相互关心、相互帮助、要团结,都是说说而已,都是什么人埃”办公室赵主任听到了,反问她:“孙睿,你可别这么说,你应该想想为什么没人愿意帮你?作为老大哥,我提醒你一句,以前同事不能来值班,找你帮忙你帮过吗?平时别人有事,你帮过吗?现在你要别人来帮忙,谁会心甘情愿地帮你呢?说句难听的,你哪有资格要求别人帮你,也没有资格在这指责埃” 孙睿听了这番话,脸红得像猴子的屁股一样。
  老子在《道德经》中说:“将欲取之,必先予之。”人际交往也是如此,你要想别人好好待你,就首先要去好好对待别人。别人需要帮助时你袖手旁观,当你有事需要帮助时,有什么资格和理由要求别人伸出援助之手呢?当别人不帮你时,你又有什么资格和底气去指责别人呢?孙睿的求助被拒绝之后,只指责同事的不是,却不曾反省自己,受到领导的批评也就在所难免。更重要的是,说那样的话只会暴露了自己品性上的不足,贬低了自己的人格。
  常有人说:“嘴是自己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话不对,和别人说话,说怎样的话是需要资格的。依着自己的性子、根据自己的意愿说的话,只会惹人讨厌,也会影响自己的形象。资格从哪里来?是你自己做出来的,做得越好就越有资格说话;否则,不如保持沉默吧。
  他的出发点不正确,如此哪里有资格发出声明?而他说出的话,谁又能信服?拿破仑·希尔曾在演讲中告诫听众:“开口之前,请先想想自己有没有资格开口,他说:“学生都是按照课程表来安排学习的,本来学生做了预习,可是老师临时却调课了,让学生感到突然,这不利于学生的学习,”彭副将的话传到了曾国藩的耳朵里,曾国藩便问他:“你给我说说你为什么应该受到提拔,说说左宗棠、刘铭传他们哪一点不如你?”彭副将想来想去,也说不出来,别人需要帮助时你袖手旁观,当你有事需要帮助时,有什么资格和理由要求别人伸出援助之手呢?当别人不帮你时,你又有什么资格和底气去指责别人呢?孙睿的求助被拒绝之后,只指责同事的不是,却不曾反省自己,受到领导的批评也就在所难免。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